謝飯禱告

月前,我們家有幾位信主和未信的人前來吃飯。快開飯的時候,一位年輕、寡言,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小弟兄忽然自告奮勇的叫大家低頭禱告,然後他就以十分快速、含糊不清的語調作了一個簡短的禱告,在大家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麽一回事的時候,已經聽見他說“阿門”。結果在場一位不信主的朋友隨即以開玩笑但是帶著相當輕蔑的語氣說了佛教徒常說的四個字。對著那情景,身為主人家的我,内心感到非常不是味道甚至有點生氣,我不知道是爲了別人的不屑,還是爲了給人提供了拒絕我們禱告行爲的機會而生氣!

我們教會有位屬靈長者,由於他們夫婦倆非常愛主,所以逢年過節總是會邀請一些主内外的朋友回家吃飯。幾乎每一次的飯前禱告,只要他們那九嵗大的女兒在場的話,做爸爸的一定叫她領大家作謝飯禱告,而小女孩少不了會忸怩一番,然後嘰里咕嚕的交差,大夥兒根本沒有辦法知道小女孩說什麽,卻也只得跟著說了聲“阿門”然後才有飯吃!

我們知道也相信,禱告是神的兒女與聖潔的神直接對話的一種形式,這是神所賜予我們這些不潔的人一種非常珍貴的福氣。既然是在跟神談話,神就在我們的面前,那麽我們跟祂説話的態度,心意,内容,又豈能有輕率不敬的表現?很多基督徒都有謝飯禱告的習慣,這是好事,然而禱告的内容卻幾乎是千篇一律,每一次不過是倉促低頭背誦幾個固定的句子,草草了事。這種公式化的行爲,究竟帶有多少感恩和喜樂的成分在内呢?這卻是一直來存在我心底的一個大問號。記得有一次,有位姊妹以較爲誠懇的態度帶領大家謝飯,禱告的聲調鏗鏘有力,内容不乏為桌上美好的食物感恩,並且也沒有忘記求神紀念主人家的愛心接待等等,大家聼了當然很同心的說了“阿門”。但遺憾的是,當她睜開眼睛開始用飯的時候,看著桌上“美好的飯菜”,卻開始以極度不悅的態度和語氣,挑剔的說扣肉太肥,她從來不吃肥肉;她對蝦有點過敏,很少吃蝦;魚是海魚,她向來只吃淡水魚;糯米飯裏面有蝦米,她不喜歡蝦米的味道….主人聼了她的批評,只好再三為自己的疏忽和欠周到向她連聲道歉,而其餘的人除了低頭不語,專心吃飯以外,心裏面是否還能夠認同她剛才那抑揚頓挫,詞彙豐富的謝飯禱告呢?我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聖經教導我們對神應存敬畏的心,因爲我們的神是輕慢不得的(參閲加拉太書6:7)。聖經也教導我們行事爲人當從心裏出發,不是爲了要做給人看,歌羅西書3:23告訴我們說:“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文士和法利賽人的行爲不蒙神的悅納並非沒有原因,我們應當時時以此來警惕自己。基督徒在人前禱告是良好的行爲,而謝飯是我們對神心存感恩的表現,這都無可厚非亦不容置疑,但是缺乏真情的禱告,敷衍的或例行公事式的禱告,它們是否還具有原來的價值和意義?

「謝飯禱告」有一則迴響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