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與蝴蝶

小螞蟻在樹幹上逍遙自在的爬行,突然看到一個蝴蝶的蛹挂在枝旁,小螞蟻於是對蛹說:看你多可憐呀,被困在裏面動蕩不得,我可不一樣哩,你看我多麽自由自在,上下左右暢行無阻,其樂無窮。過了兩天,小螞蟻再經過蝶蛹的時候發現裏面空空如也,小螞蟻非常困惑,就在這個時候它看到一只漂亮奪目的蝴蝶,正得意的在天空翺翔,或高或低舞姿美妙,充分沉浸在變成蝴蝶的喜悅裏,把小螞蟻完全給楞住了。

困在蛹裏的日子固然不好看也不好過,但不經過從毛蟲變成蛹的過程,不耐心等候美麗的改變,又怎麽能成爲讓螞蟻稱羡的蝴蝶?

聖經說:‘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

(這是年前寫下的‘小小説’,提醒我們當為自己的‘幸’感恩,為別人的‘不幸’多伸出援手。)

‘太太,你在這兒站了很長時間了,要是我們沒有什麽可幫得上忙的話就請你離開,好嗎?’女店員一面看著我說一面拉開玻璃門。我不要出去,這裏面暖和,櫃櫥裏的麵包和各式各樣的糕點讓我看了肚子特別餓,我真想吃一個鮮果蛋糕或一個奶油核桃酥餅,但是我沒有錢買,我實在很餓。見我沒有反應,她走過來拉著我輕輕地把我送出門外然後把門關上。

外面很冷,我想再走進店裏去,我想看那些誘人的麵包,我想聞那從烤爐裏出來的香味,但是我不敢進去,我怕他們會再叫我離開,我不明白他們爲什麽不讓我站在店裏?他們可知道我多想吃那些糕點啊?

我把大衣的領子拉高,這大衣不夠暖,它是那天我走過一個舊衣物慈善救濟箱旁時,從地上撿回來的,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偷來的,不過警察並沒有因此來找我麻煩,警察,警察,對了,我不喜歡警察,我真的不喜歡警察。那天晚上我打算去睡覺時有人敲門,我把門打開看到一男一女兩個警察站在門外,男的問我是不是肯特太太,女的高訴我瑪莉莎已經走了,然後把一封信交給我,信上面是瑪莉莎的筆跡,這是她第一次寫信給我:親愛的媽媽,傑克不再愛我了,我的生命還有什麽意義呢?我走了,相信你不會難過。瑪莉莎。

瑪莉莎走了,但是她爲什麽不告訴我她上哪兒去了呢?

後來警察把我帶到一間非常寒冷的屋子裏去,那裏頭的牆壁上都是鐵抽屜,女警察拉開其中一個,裏面躺著的是瑪莉莎,她那灰白的臉加上皺著的眉頭讓我相信她一定是病得很重,我叫她她不回答,我告訴警察我要帶她回家他們說不行,我說這地方太冷應該開暖氣他們都不理我…!瑪莉莎是我的寶貝,自從她搬出去同傑克住在一起后,福利部的人就來將我搬到一個小屋子去,因爲他們說我欠下了太多的房租沒付不能再住在那個房子裏了。瑪莉莎一直沒有回來看我也不給我來電話。我沒有她的住址,她只給我留了一個電話號碼,每一次我打過去她都生氣叫我別打擾她。我想我其實是很愛她的只是她也許不知道。她說她走了我不會難過,我不知道難過是什麽。那天社工海倫來帶我去看醫生,我請她幫我把瑪莉莎找回來因爲她病了需要看醫生,但是海倫說瑪莉莎走了不再需要醫生了。福利部的凱蒂來帶我到醫院做腸胃檢查,我也要她幫我把瑪莉莎找回來但是她說幫不上這個忙。我不明白爲什麽她們老是來帶我去看病就是不肯帶瑪莉莎去看病?瑪莉莎爲什麽皺著眉頭呢?她的電話爲什麽老是打不通呢?海倫說她會來帶我去看精神專科醫生,我不知道她什麽時候來,我也不曉得什麽叫精神專科醫生。海倫給了我好些薬她說是醫生要我吃的,我把這些藥都存起來,等找到瑪莉莎的時候我不就有藥給她吃嗎?

我很冷,麵包店外的木條椅子上來了兩只鴿子,它們也在等著吃麵包嗎?我真想告訴海倫或凱蒂我不要去醫院,我只要吃蛋糕或者吃那香噴噴的麵包,但是我知道他們會說對不起,我幫不了你這個忙就像他們不能幫我找到瑪莉莎一樣讓我無可奈何。我真的很餓,我也很着急,誰能幫我找到我的小甜心呢?誰肯帶我的小寶貝去看病呢?爲什麽警察要把她關在那麽冷的鐵箱子裏頭呢?警察,哦,對了,我應該去找那兩個警察,也許現在他們肯讓我把瑪莉莎帶回家了,也許他們會同意讓瑪莉莎去看病了,也許,也許他們,他們肯買麵包給我吃,我實在太餓了,但是,但是我,我,我怎麽能夠找到那兩個警察呢?

璀璨的人生

清早起來Celine宣佈要給自己放假一天,我們聼了自然高興不已,於是大夥兒開始商量一天精彩的節目,七嘴八舌的很快就把一天的時間安排得滿滿。

我們先到珠江畔去散步,剛下車,Celine 的電話響了,對方打來討論送毛毯給露宿者的事項,我們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麽,但是聽到Celine 迫切地指示對方辦事要快速,因爲天氣降溫了,送毛毯的行動如箭在弦。電話挂上,Celine 向我們道歉,話沒說完電話又響,就這樣,我們一邊散步一邊陪同Celine遙控慈善義工的進行,電話一個接一個,愛心項目沒有停止進展,Celine 並沒有放假。

Celine 隻身到中國工作已有一段時間,儘管商業方面所來往的不乏國際性舉足輕重的總裁級人物,然而在生活上她更在乎的人卻是貧病交加、手無寸鐵。Celine 成立了一個國際義工團,成年累月為籌款疲於奔命,他們固定的探訪麻風病院、老人院,建立殘疾中心,設立殘障兒童的特別學習中心,資助孤兒院,協助失學的孩童重返校園,替窮困的病童支付醫療費、裝義肢,安排窮鄉僻壤的村民到城裏的醫院就醫,贊助眼疾、耳疾的手術費,但凡社會上哪個角落出現需要,Celine 的義工團就會及時伸出援手,將濃濃的愛適當的送去溫暖有需者的心靈。

Celine 很會支配時間,每天事無大小總是處理得井井有條,清晨起來領受了上帝的話語之後就開始安排一天工作,業務不管多繁忙或多不順利,Celine 沒有因此而忘記上帝的事工、別人的需要,她甚至數次放下自己柴米油鹽的燃眉之急,低聲下氣、委曲求全,竭力地去為別人的急需奔走。Celine 很好學,一接觸新項目,哪怕是全然陌生的另一行業,她必定馬上搜索資料、投入研究,將該行業的來龍去脈掌握得了如指掌。爲了完成心願並自我增值,在人看是無論如何也騰不出時間的情況下,Celine 竟默默的在學校規定的時間内,以優秀的成績如期的圓了其碩士夢。每次看到她的書房,儘管書多文件檔案多,我縂為那井然有序的陳設嘆爲觀止;她不浪費時間,不信口開河隨便對人承諾沒有把握做到的事情,但凡答應過的卻亦不會掉以輕心。

Celine,無疑是上帝所重用為無數人帶來了無限祝福的使女,然而,要是 Celine 不肯努力地去付出,不肯孜孜不倦的裝備自己,不肯戰戰兢兢的重視上帝的使命,她,又豈能擁有如此璀璨的人生?豈能成爲合乎上帝使用的器皿?

結出果子

Tomatoes小蘭望著手上兩個剛摘下來嬌艷的西紅柿,興奮得有點兒口吃的說:吃了這麽多年的西紅柿,這還是第一次自己親手摘的,多麽新鮮,多麽不同啊!

月前閑來無事,在後院花叢旁栽下兩棵西紅柿的幼苗,經過連連的灌溉與施肥,幼苗逐漸成長並迅速的結了累累的果實,自己看了樂在其中。日前來收取花園廢物的工人,看到它們羡慕的說:結了那麽多果實啦,多好啊。於是也少不了與他分享了喜悅的豐收。

果子的結出,誠然是給別人帶來祝福的第一步。

倒空自己

話説從前有一位盛名遠播的將軍,總是叱吒風雲不可一世,有一天,將軍碰上一連串不如意的事情,焦頭爛額不知所措,於是偷了個半日閑,上山去找‘高人’指點迷津。

‘高人’聼了將軍的來訪目的,請將軍入座后沏茶待客,將軍於是開始口沫橫飛、喋喋不休的盡說自己的事情,‘高人’卻一言不發低頭一勁兒的往茶杯裏倒茶,將軍說了半天話,突然意識到‘高人’行徑有異,於是問:

‘茶杯早滿了,您怎麽還盡往裏面倒呢?’,

‘高人’簡單的回答:‘你可以走了。’

將軍詫異無比,問:‘但是您還沒有說過話呀?’

‘高人’平靜的回答:‘你走吧,你心裏裝的已經像這茶杯一樣的滿了,我再說什麽,你也都裝不進去了。’

很多時候,我們會納悶爲什麽禱告不蒙應允;很多人埋怨上帝不聼禱告、上帝根本不關心他們的所需;很多人不禱告因爲他們認爲上帝太忙、分身乏術,不可能顧到世上的每一個祈求。我縂在想,既然禱告是與上帝交談,是把我們的重擔卸給祂,禱告是感恩是讚美,禱告更是智慧的尋求,但要是我們的禱告混有雜質,我們的内心已經被自己主觀的意念所佔據,我們對上帝根本沒有絕對的相信,那麽,對上帝的回應,我們又豈有容納的空間?

分享你的心得

這個小小園地與大家見面以來陸續收到不少鼓勵,非常感動也非常感謝。

誠如我在‘前言’裏所表示的,這是一個蒙福的園地,既需要大家一起耕耘,也盼望一起來成爲別人的祝福。我所寫的不過旨在抛磚引玉,每篇文章下面都有comment一字,只要點擊就能進去,既能抒寫你的感想,亦能讀到別人的心得,完全是一個自由的論壇。我用的雖是繁體字,但是不論簡體字或英文,我們照樣能看到,照樣能回應你的問題,照樣能與你共歡笑,同謝恩。

Blog (博克)與網站的不同處是網站信息多,讀者比較是被動的資訊吸收者;Blog 的範圍狹窄,原作者每次所抛出的主題不過想與大家作探討,分享上帝的教導與恩典,所以你的參與除了增加論壇的熱鬧氣氛外,最主要的是你的感受也能叫別人受益,在主裏彼此扶持、互相勉勵。

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希望我們攜手為福音的事工努力,讓更多的心靈在這動蕩的世代裏能領受到真正平和的安寧。

珍惜生命

澳洲西海岸的電話接通了,對方傳來Pat 歡欣的聲音,

‘Sue, 那些漂亮的花真是你送的嗎?天啊,你知道她們多麽鮮豔奪目,我太高興了,送花來的老先生也該是我這個年紀的吧,他開心的逗我說,你大概好長時間沒有收過花了吧?多難爲情的問題啊,我還真不好意思作答… Sue, 我真的太高興了, 這是多麽美好的意外,你怎麽老遠給我訂花送過來了…’

Pat 的欣喜讓我熱淚盈眶,我不禁問:還能再讓她高興嗎?

‘…Sue, 我知道長途電話費不便宜,但讓我告訴你一件事,我本來打算過了年再到移民中心去做義工的,不料,上帝另有計劃…!’ Pat 的雀躍頓時轉成沮喪,‘我的時間快到了,我現在一天要注射兩次嗎啡…’

屈指一算,認識Pat是25年前的事了,那時候對她並不存好感,只因爲她個性憨直,脾氣急躁,説話處事老是斬釘截鐵毫無商量的餘地,叫人下不了臺,但共事日久后,發覺她善良的本性深處竟隱藏著濃濃無私的愛,Pat 是社工,所接觸的盡是沒有背景、沒有條件、來自不同國家的新移民,他們有不同的需要、不同的要求,不同的人性甚至有人會用不同的手段來欺騙滿懷愛心的她以達到目的,Pat對這些种种卻從來沒有怨言,在Pat的字典裏既沒有輕視亦沒有歧視,她最常來找我的就是:糟了,Sue,某某的情況非常水深火熱,快點,我們快去看他們,晚了恐怕誤事… Pat的視力極差,所以每次家訪都由我一面開車,一面聼她喋喋不休的數説這些人的‘慘況’,她從來不在意對方的要求是否合理,也從不理會是否被利用了,她只看結果,只是不停的以別人的需要為念,把無私的愛充分的發揮得淋漓盡致。

退休后的Pat老是坐立不安,雖然報讀了老人大學努力充實自己,卻因爲不能再為人爭取權益而覺得生命失去意義,幾經周折,Pat總算如願的再回到原來的工作去,日以繼夜Pat的工作態度較前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Pat不願浪費分秒,但求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她對人的容忍與包容,對生命的愛惜與享受,總是表現得那麽細膩無遺。

75嵗的Pat 百病纏身,以致她不得不正式隱退而成爲醫院的常客;大小手術的折磨使她容顔憔悴、瘦骨嶙峋,然而她清脆的聲音、堅毅與不折的信念卻絲毫不向病魔妥協,她每天堅持讀書、讀報,分析世界、國家的轉變,專注移民政策的修改,而唯一耐心聼她的政論與心得的,只是她的老狗…

‘Sue,我真不想走…’ Pat打斷我的沉思,‘我希望剩下的時間還能長一點,不過我這輩子該做的都已經做了…當他們告訴我這個壞消息的時候,我的確很生氣,我氣爲什麽不能讓我再多做點兒事,但是,Sue,順服與接受是最正確的態度,你同意的吧?’

老伴早走,兒女離巢,81嵗的Pat孤獨的對抗病魔、迎接死亡,熱愛生命的她曾經是數以百計人的祝福,但到今天,燭光將滅了,沒有憤恨、沒有抱怨,只是平和的、坦然的、寂寞的等待著囘天家,等待著另一個嶄新的開始…

‘…Sue, 你會為我禱告的,是嗎?再見了,我親愛的。’

前言

幾經鼓勵,這個小小園地終于成型。

上帝總是將人看為不可能的事變成事實;要一個電腦白癡藉用21世紀的嶄新科技來同你探討救恩,追隨上帝的教導,分享上帝的祝福,倘若不是旨意與恩典,這只能是癡人説夢,不切實際的紙上談兵,但真沒想到此刻竟能夠安靜的坐下來告訴你我心底的喜樂,多好。

祝福,這兩個字耳熟能詳,大家都用,大家都要,但是怎麽樣才是真正的祝福?是上帝賜予的祝福?怎麽樣才能讓別人從你身上得到祝福?怎麽樣才能成爲流露上帝恩典的管子?但願在這蒙福的園地裏,我們將能成爲他人的祝福、也領受上帝賜下的祝福。

這些年來,上帝允許我作爲一名心理輔導師,上帝亦賜予我不少寶貴的機會去鼓勵、支持腳步欠穩的主内外兄姐或朋友;儘管我也許沒有可能與你見面,也許不能夠面對面細心聆聽你的心聲,但是在這沒有界限的空間裏,只要你願意,我照樣能夠靠著上帝的力量,陪伴你走過人生道路上的低窪,翹首仰望聖靈的光照與保守;我照樣能夠分享你的快樂,與你攜手雀躍地享受豐盛的生命。

南半球的2005年是在驕陽留下的高溫下無聲告別,迎接新的一年的雖然是期盼與憧憬,但是面對著陌生的‘新’,心裏的忐忑在所難免,不過聖經說:‘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命記33:25,所以我們要持著上帝的應許、穿過信心的眼去眺望未來的新,接受更多的鍛煉與盈滿的祝福。

唐 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