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每次離開廣州,總有一種莫名的依依。廣州不是我的老家,廣州交通的混亂、空氣與水的污濁、路人隨地吐痰、隨便扔垃圾的行爲等都是令人難以接受。

每次告別香港,也難免有股難言的不捨。香港地小人擠,到處幢幢林立的高樓不斷給人造成一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香港人情味的淡薄、態度的冷淡、極少能讓人有感動場面的經歷,也屢屢叫我不勝唏噓!然而,是因爲語言、文化根源的牽連?還是種族的血濃於水?儘管客觀環境的負面衝擊總是那麽讓人無奈,但心底那種對國對家的依戀,始終不是能夠輕易的瀟灑揮除。落葉歸根,回去本來屬於自己的地方,其實是自然的路向。

人是上帝所造,生命是祂所賜,所以渴望、尋求著當曲終人散時能返回天家與祂同在的,也應該是正常的、理所當然的,是世人都應有的態度與情懷,不是嗎?

在《落葉歸根》中有 1 則留言

  1. 是的是的,人念家的心就是那么的奇怪。

    祖籍对中国人来说好像很重要,心,也总被那一源头莫名地牵引着。我离开祖籍之地的年日已远得想不起来了。那是一个曾满目疮痍,如今又被一片虚浮的“魔光”笼罩着的大城市。但心底深处,总有一翻情怀,默默地为她存留着。

    说不清,也挥不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