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

傾盆大雨過後,儘管尾聲淅瀝、寒風凜凜,但是阻擋不了數千興奮的古典樂酷愛者,前往聆聽那不同凡響的當代鋼琴家唯一一場的鋼琴獨奏。

第一次聽到這位鋼琴奇才的名字是數年前的事,當時我就對這麽一個精神病患者的音樂才華感到異常的驚訝和好奇。由於他的獨特和優異,那部以他的故事為主題的電影面世時亦曾經風靡一時,那時候家曉戶喻,有口皆碑,這位出衆鋼琴家的成功,就這樣的在許多人的心裏燃燒了一段不短的日子。這些年來雖然已經忘記故事的情節,但是當看到他那熟悉的名字時,心底爲之一振,再看到他將親自前來演奏我特喜歡的拉赫曼尼諾夫的曲子的廣告,我禁不住振奮的期盼著能夠前往一睹這21世紀的天才鋼琴家—- 一位常年與精神病搏鬥的音樂堅持者的風采。

廣告上的他,西裝筆挺的埋首於鋼琴前,風度翩翩,極具演奏家的風範,然而當劇院的燈光轉暗時,亮麗的舞臺上以輕盈的腳步匆忙跑出來的卻是一位身穿束上腰帶的中袖鮮紅上衣、黑長褲,瘦削矮小,口中念念有詞的禿頭老先生,跟我腦海裏所想象的音樂家完全是判若兩人。我的詫異很快地消失在觀衆席間響起震耳欲聾的歡迎掌聲中,這時只見老先生站在鋼琴旁,雙手不停的揮動,口裏一直在説話可惜沒有人能夠聼得到他說的是什麽。他很快的向觀衆不拘的鞠了一躬,右手指了指鋼琴,然後敏捷的在琴前坐下,才一坐下優美而又仿佛帶有神秘色彩的琴聲隨即揚起,音感的震懾馬上捕捉了全場觀衆的呼吸,大家屏息靜聽、鴉雀無聲,他對鋼琴的執著和天分,全神貫注在貝多芬的鋼琴境界裏,全然忘我的或說或唱,如痴如醉的演繹實在讓人嘆為觀止。一曲既終,掌聲如雷,他站起來顫抖的竪起雙拇指,仍然在說著大家都聼不見的話,欠身道謝後旋即回到鋼琴前彈起拉赫曼尼諾夫享譽的鋼琴前奏曲。琴聲由弱漸強,緩慢莊嚴,快速的旋律傾瀉如注,時而沉重有力,時而哀傷委婉,不管是快速輕盈或簡潔有力,他都掌握得完全恰到好處、無懈可擊。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拉赫曼尼諾夫曾經因爲第一號d小調交響曲失敗受挫,導致精神崩潰,後經一段長時間的悉心醫護治療,才能重新回到音樂創造路途上繼而成名的經歷,引起了眼前這位同樣是精神受困的鋼琴家的共鳴,以致他能夠如此沉醉而誠摯的把拉赫曼尼諾夫變化萬千的創作功力,出神入化的演繹得這麽淋漓盡致,蕩氣迴腸。琴聲一停,掌聲如雷灌耳,觀衆一而再的‘安哥’,鋼琴家雙拇指一而再的竪起,口中依然念念有詞,爲了回應觀衆激烈的要求,他一次又一次嫺熟而全情的為大家彈奏優美浪漫、絢麗活潑的章節,全場觀衆起立又起立,鋼琴家真實無偽、坦誠的忘我,徹底的贏得了衆人由衷的讚賞和尊敬。沒有人知道他整個晚上都在說些什麽,沒有人知道他的精神究竟是處於什麽樣的狀態底下,但是大家都體會到他完全沒有掩飾上帝給他罕有的才華;他與衆人分享的是他流露在執迷的音樂境界裏的真情。

劇院大門外,細雨飄絲,一輪皎潔的半月躲在天邊,我吸著沁涼的空氣走向停車場,腦子裏縈回的是叫人難以忘懷的琴聲,心底卻有點百感交集。因爲神所賜予的智慧,人能創作出驚天動地不朽的作品;因爲人的努力和堅持,儘管在無法自制的病痛困擾中,選擇了不放棄,不顧影自憐,不怨天尤人,結果是依然能夠盡情的演繹出生命原有的真摯。心理治療裏面有一個很強有力的理論叫做選擇,那就是説不論我們對什麽事、什麽人的反應,其實都是出於自己的選擇;基督徒如果願意選擇忘我、誠摯的演繹救恩的重要和珍貴,肯定會贏得世人對神的相信和敬重,可惜的是,我們經常所選擇的,似乎都不是對主忘我的跟隨!

「忘我」有一則迴響

  1. 我曾看过一部电影《时光倒流70年》,给我印象更深的是听到一首优美的音乐,当时的感受就是我太喜欢这段音乐了,真是太出色了!导演真是一位好乐迷。现在才知道是拉赫曼尼诺夫的《帕格尼尼狂想曲》中一段行板。拉赫曼尼诺夫真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他也接受过心理治疗,但是上帝的手托住这位为上帝而活而演奏的音乐家,愿上帝帮助我们都向他们一样忘我奔跑前前的道路,为主奔跑,为主奉献上自己的一生。

迴響已關閉。